忘记密码

转载:托福独立口语题冷解读:人类中心主义

2015-03-27 00:36 作者: 来源: 本站 浏览: 1,279 views Make a Comment 字号:

摘要: 作者:夏育冰   我们不妨从另一角度对托福口语独立题的考察内容做一个总结:即让人言说出其对周遭事物所具有的认识及看法。我们之所以经常感到无从下口,除了欠缺相应的语言表达技巧外,也往往出于思维的局限:我们时常不大清楚从何角度去认识和解读周遭事物会更为顺...

作者:夏育冰

 

我们不妨从另一角度对托福口语独立题的考察内容做一个总结:即让人言说出其对周遭事物所具有的认识及看法。我们之所以经常感到无从下口,除了欠缺相应的语言表达技巧外,也往往出于思维的局限:我们时常不大清楚从何角度去认识和解读周遭事物会更为顺畅。倘若对该问题做一次另类解读,我们可以发现,其与整个人类族群对外部世界的认识问题之间实则有着奇妙的联系。因此,我们不妨从这样的一个宏观角度入手,先对人类的认识问题做一次简单的梳理,再看这样的梳理能给我们的托福独立口语题带来哪些有趣的启发。

人类对事物的认识大体经历了两个阶段:确信阶段和怀疑阶段。在古典时代,人类在认识事物方面是充满强烈自信的,即人们坚信自己能清晰地认识到事物本身。除了普罗塔格拉的名言“人是万物的尺度”略显癫狂之外,无论是柏拉图的“理念说”,还是亚里士多德的“模仿说”,均将人类与事物之间毫无隔阂当成理所当然之事——人与自然之间的交流似乎毫无障碍。这样的认识一直延续到了文艺复兴时期,即便莎翁或塞万提斯也曾借用笔下的“疯人们”(如哈姆雷特亦或唐吉可德)质疑过人类对世界的认知,但这仍未从根部上动摇过人类在认识客观世界方面的满满信心。

随后笛卡尔在近代出现了,他怀疑一切,指出人类对世界的认识都是基于自身对事物的感知,而不是事物本身,从而认为人类无法完全确定看到的究竟是假象还是真理。在他看来,“二加二等于四”这样的公理可能都是全世界人给自己开的一个天大玩笑(你确实无法排除这样的可能性),因此,他向天喊出了那句著名的却已被某国马列主义歪曲不已的“我思故我在”(由于一切均可怀疑,因此我唯一能确定的,只有“我还在怀疑这一切”这一事实,而只有根据这一点,我才能确定自身的存在),进而动摇了“人类能清晰认识事物”的根基——人的意识——指出它实际并不那么可靠。

随后康德站了出来,整合了笛卡尔等先辈的观点,发动了一场人类认知史上的“哥白尼革命”,将以事物为中心的认知体系转移到以人为中心上。他认为,当我们在观察世界的时候,其实都佩戴着一副天然的有色眼镜——人类独特的时间感,空间感,以及逻辑观念,即,人类独特的生理结构和心理结构决定了人类对世界的认知,我们所谓的客观世界其实只是“人类眼中的世界”。

尼采也来了,他大呼着“上帝死了!”站到了笛卡尔与康德的肩膀上,把人类的自大、对意识的自信以及想当然的恶习黑了个遍,并用戏谑的语言展现出人类对事物的了解程度是多么可怜:“难道自然不是对几乎一切事物、甚至我们的身体都保持沉默吗?它把我们放逐并囚禁在一种高傲却虚幻的意识里,远离胃肠的持续蠕动、血液的疾速流动和神经纤维的精微颤动。” (见注)并且,他提出语言其实也是人类认识事物的一层阻碍,揭示了语言与事物本身之间存在着巨大的、不可逾越的鸿沟。他把从感知到概念的过程描述为一系列的隐喻:将外界对神经的刺激转换成大脑中的形象,是第一级隐喻;将大脑中的形象转换成语言的声音符号,是第二级隐喻;将代表着个体的、具体的、独一无二的原初经验的词语转换为抹掉了无数差异的抽象的概念(比如用“树叶”一词代表所有具有差异的树叶),是第三级隐喻。每一次转换都是在两种性质截然不同的事物之间发生的,而在多次转换后,人类认识到的事物自然与其本身会存在很大出入。

到这里我们可以暂且打住,相信大家对人类意识的局限性已然有了一定的感受——即便我们使出浑身解数,尽可能客观准确地去表达外在事物,我们离它的本体仍会存在不知多远的距离。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就要陷入到无尽的虚无主义之中,对现世持存着消极态度——这大可不必。人类的本能是在这荒凉的宇宙中存活和延续,即便我们深知自身对客观事物本体的无知,但这并不妨碍人类对世界的进一步探索。因为我们最需要的,其实并不是去了解事物的本体,而是去洞悉事物给人类带来的效果及影响。人类研究的科学,其实也都是在探索事物本体在人类世界中留下的影响踪迹,而事物本身究竟为何物,这恐怕只有上帝也只需要上帝知道。因此,我们实际也是采取了康德“哥白尼革命”的思路,将放在事物本体的重心转移到了人类自身之上,而这一思路则可被称作“人类中心主义”。

“人类中心主义”的思路其实可以给我们的口语独立题答题角度带来些许趣味启示。我们在描述一个事物的时候,并非一定要拘泥于对事物本体的描述,而是可将重心放在“人”上,即事物对人的影响上,这样的角度对于我们而言或许会更容易一些,而这恰好也与萨特所言“事物的本质先于存在”(事物的存在于人赋予它意义之后开始)不谋而合。譬如,当描述一个物品时,我们不一定非要拘泥于描述物品本身的形态外观,如大小形状颜色等,而是可以把重心放在该物品对使用者的影响上(通常是积极的影响)。如在谈手机时重点可以放在其在交流、学习以及放松方面对人产生的影响;在谈自行车时主要聊聊其在便捷和健康方面对人产生的影响;而有同学在选择了一个实用价值不高的工艺品作为“礼物题”的答案之后,也可将重点放在其给持有者带来的回忆之上。。。。。。

除了物品题外,其他版块的题目也可借鉴“人类中心主义”的思路。在描述诸如书店之类的地点时我们不必涉及店内布置装潢格局,而是谈书店能在学习、放松、及交流方面给我带来的影响;在描述人物时也不用专注于人物的外貌或特别具体的性格特征描述,而是也可聊其在学习、放松、及交流方面向我施加的作用等。

这里可以举一个曾经考到的人物题为例:Compare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two singers you like.

该题让我们比较两个自己喜欢的歌手。很多同学在读完此题后的第一反应便是想从歌手自身这一本体出发,从两位歌手的唱功、风格等专业性角度入手,探讨其不同。这样的思路固然可取,但对于很大一部分同学而言,操作起来难度不小,原因在于这一探讨歌手自身的思路需要不少偏专业的术语和词汇,譬如有多少同学知道常见歌唱技巧如假音(falsetto),颤音(vibrato)及海豚音(whistle tone)准确地道的表达呢?而如果我们另辟蹊径,采用先前提到的“人类中心主义”角度入手,不谈歌手本体,却聊两位歌手对我产生的影响,再比较其不同,我们会惊奇的发现,表述难度会大大降低:

I’d like to talk about Liu Huan and Pang Mailang, who are both famous singers in China. First, Liu Huan is a kind of singer who has a whole range of singing skills. So when I listen to Liu Huan’s songs, I can actually learn these sorts of skills from him, which will be really useful when I try to sing at a party or in a karaoke box, while Pang Mailang is a totally different kind of singer, who does not know how to use these skills at all. But what he’s good at is singing songs in a particularly funny way, and this style sometimes just makes me laugh a lot. So when I get tired after spending a long time in my work, I prefer to listen to Pang Mailang’s songs, because they can always take me away from my stressful life.

这一段答案范例中,我选取了流行乐坛教父级人物刘欢和新生代逗比代表庞麦郎为对象,意在对比强烈。而该答案的大体思路相信大家在仔细感受之后也不难看出:避开了对歌手本体(唱功及风格)的直接描述,而是以为中心,浅谈了两名歌手给我带来的影响(能让我学习的歌手VS能使我放松的歌手),轻松自如地展开了思路和表达。

人类中心主义思路的优势在于两点其一,由于多为描述对人的影响,人类感受/情感/状态的表达使用便会大量增加,而这类表达相对于对外部事物的直接描绘,要求的词汇量通常较低,而我们也会更熟悉;其二,由于焦点集中在对人的影响上(通常是正面影响),若稍加总结和综合,这样的正面影响通常都可以简单划为六大方面:学习,放松,沟通,便捷,健康,挑战,这样一来我们答题的思路就会变得更有针对性从而更加快捷:读题——抓住大脑第一反应中出现的对象——看是否契合以上其中1-2个方面——思路完成。由此,我们的思路将不再像一点引伸出无数条射线那般无序且散乱,而是如两点间连接一条线段一样那么精准且快捷。另外,我们考前的准备工作也可变得更为有的放矢——分别为各类影响准备相应的适合自己的语言片段及材料,答题时便会信手拈来,熟练自如。

由于篇幅限制,“人类中心主义”与托福口语独立题我暂且先聊到这里。注意,这样的思路绝不是唯一也不是万能的方式,但确是一种颇为有效之法(经过诸多学生实践之检验)。

再见之前不妨再总结一句两者关系:真理(被描述目标本体)难求,以(对我施加的影响)为本就好。

注:取自”On Truth and Lies in a Nonmoral Sense” by Friedrich Nietzsche, 中译文转自《暧昧的修辞,暧昧的柏拉图》,作者:李永毅

打印                Retweet

发表评论

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!

会员登录关闭

记住我 忘记密码

注册会员关闭

小提示: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"电子邮箱"发送给您.